您的位置:首页 > 要闻 >

世界热消息:数字藏品,会“被消失”吗?

来源:中国知识产权报     时间:2022-07-29 10:00:36

7月20日,腾讯计划关停其上线尚不满1年的数字藏品业务平台“幻核”的消息不胫而走,引起区块链业界的广泛关注。作为NFT(非同质化通证)的国内版本,数字藏品这一概念在国内出现的时间并不长,诸多问题没有先例可循。如果数字藏品平台突然关闭,将会对相关权利方产生哪些影响,各方权益应如何保障?


(资料图片仅供参考)

私链特性,或导致更大影响

“幻核”于2021年8月上线,其初期介绍为腾讯旗下的“NFT交易平台”,到2021年10月,“幻核”客户端中的“NFT”字样已全部更改为“数字藏品”。中国人民大学国家版权贸易基地副主任李方丽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国内的数字藏品概念可以认为是“中国本土化后”的NFT。

数字藏品和一般意义的NFT都拥有不可篡改、不可分割,也不能相互替代的区块链特性,但两者也有区别。NFT的底层是区块链公链,存储去中心化,可以自由买卖,几乎不受监管。上海邦信阳中建中汇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戎朝表示,目前国内数字藏品多采用中心化存储方案,使用的区块链主要是联盟链。“‘幻核’客户端使用的是‘至信链’和‘腾讯链’,属于联盟链的一种。”戎朝表示,“作为私有链的联盟链虽然便于监管,但同样也失去了公链本身公开透明的最大优势。”

数字藏品较之“原教旨”的NFT存在更多规制,北京市道可特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邓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体现了我国监管方、平台方等在NFT交易上所持的审慎态度。“尽管目前尚未有对NFT交易进行明确限制的法律法规,但从行业组织的自律性文件传达的倾向来看,去证券化、去金融化、去虚拟货币化已成趋势。”邓勇说。

但是,建构在私有链上的数字藏品无法在公开市场交易。邓勇认为,对流通的限制让国内的数字藏品只能限于自我欣赏或转赠,几乎杜绝了交易增值的空间。以“幻核”为例,包括“转赠”在内的转让渠道都没有被开放,而阿里旗下的数字藏品平台“鲸探”则支持“无偿转赠”。

当平台出现关闭可能时,这种私链特征将导致数字藏品用户有更大的不安全感。有用户通过社交网络表示:“即使是国内最大的NFT平台,也保证不了用户购买的数字藏品不会突然消失。”这种说法有待商榷,但仍体现了市场信心受到的震荡。

风险陡增,权益应如何保障

“幻核”可能面临关闭的消息在数字藏品领域激起巨大反响。据了解,“幻核”发布的数字藏品合作方包括多个颇具人气的中国漫画、经典游戏《仙剑奇侠传》、著名国画家张大千和齐白石等,联名方则囊括了故宫博物院等知名机构。

一旦平台面临关闭,最先受到冲击的可能是这些与平台缔约的权利方。戎朝表示,权利方需要关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是否影响授权费的支付,尤其是授权费按照数字藏品交易金额比例支付的模式下,如果平台在数字藏品仍处发售期中或尚未发售前就已关闭,那么权利方可能无法获得应有的授权对价;二是是否影响对该藏品所涉知识产权的再次授权,如果此前签订了独家授权协议,一旦平台关闭且藏品尚未投入发行时,权利人可尝试要求主张解除协议,另行寻找其他平台发售藏品。

戎朝表示,对于消费者来说,即使“幻核”停运,只要至信链等联盟链未关停,密钥等信息不会随交易平台的关闭而消失,但是用户对数字藏品的处分权可能受平台关闭影响巨大,因为用户无法通过脱离平台对藏品进行处置。“如果平台关停使得用户无法观赏、查询、转让数字藏品,几乎相当于数字藏品全部‘不翼而飞’,导致用户丧失了作为所有权人的权能,则平台可能涉及违反债权债务关系终止后的‘后合同义务’,侵害消费者所有权,严重的还可能涉嫌构成‘非法集资’等罪名。”戎朝说。

此外,有关数字藏品的知识产权争议也并未消弭。今年5月,徐悲鸿美术馆发布声明指“幻核”平台发售的徐悲鸿数字墨马藏品并没有得到其授权。北京市百宸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安文森认为,这一事件体现出,数字藏品受到追捧的背后,也不时暴露出其在著作权、人格权等方面的法律争议。此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中国银行业协会和中国证券业协会共同发布了《关于防范NFT相关风险的倡议》,提出包括保护底层商品的知识产权、支持正版数字文创作品等在内的多项倡议。

邓勇认为,假如平台关闭,如何善后会成为关键,“在互联网大型企业的背景下,相关方应该会考虑舆论影响和广大用户的感受,相信会有对应的善后措施。有报道表示,‘幻核’可能会将业务全资转移至其他运营主体,并在后续上线转赠、寄售等功能,如果该消息属实,那么用户还是可以继续持有数字藏品的。”戎朝同时建议,一旦出现可能损害自身权益的情形,应及时寻找法律途径保护自身权益。

责任编辑:牛淋淋

标签: 知识产权 律师事务所

相关文章

热点图集